星期天晚上九點半,Alice一腳剛跨出健身房,就連忙傳了張照片給朋友:「裁判大人,請看照片──本周跑步已達10公里,妳可不能扣我1千元啊!

「哇!妳還真的去跑啊?想說這禮拜都快過完了,這1千塊應該是我的了說!」Jane略帶驚訝地回她。

原來,幾周前,Alice驚覺2016年即將過 完,但自己「養成運動習慣」的「新年新希望」卻遲遲沒有開始。

於是,她找來好友Jane當裁判,監督自己「每周要跑步10公里,連續10周」。

不僅如此,在開始執行前,Alice還下了狠招!

喏Jane,這是1萬元!」Alice咬著牙把沉甸甸的現金交給Jane,「我只要一周沒有跑10公里,妳就可以扣我1千。但我要是每周都確實跑了10公里,最後這1萬元要還我啊!」Alice說。「我每次跑完,都會傳給妳一張跑步機計程器照片給妳確認的。」

Jane小心翼翼地把錢收進包包,笑問道:「妳這個人鬼靈精怪的,會不會其實沒跑,然後去搜尋圖片來搪塞我啊?」

「不會啦!我是認真要跑的!不然,我拿著手機桌面入鏡,這樣有日期時間還有我本人,讓妳看個清楚。」Alice認真說道。

「好!」兩個好友一言為訂。

想達成目標,「胡蘿蔔(獎勵)」還是「棍子(懲罰)」比較有效?

我們時常看到「每個月要讀一本書」、「年底前瘦下3公斤」、「戒掉宵夜、每周吃素2天」、「3個月內戒菸成功」、「每月存下多少錢」──這樣的目標。

你一定也見過,許下這樣目標的人,後面會發下一句豪語:「要是沒做到的話,我就請大家吃大餐!」──這樣種種的「祭品」來督促他自己。

許下目標的當下往往雄心壯志,但隔天馬上又被一大堆的「藉口」給削弱達成目標的意志,隨著時間拉長,自己與身邊的人也就逐漸忘了。

經濟學家早就發現,人們覺得眼前「短小的美好」,先拿到比較重要!對未來的「大好處」較無感,或無法想像。

「先睡一下、先吃一包鹽酥雞、先抽一根菸、明天再說」,聽起來無傷大雅,但也讓我們「永遠都在訂目標,永遠都難達到」。

行為經濟學家發現:在「損失」與「獲得」是等量的前提下,人類對於「損失」比對「獲得」更加的敏感,稱為「損失規避(Loss Aversion)」。

也就是說,要你平白無故把皮夾裡的1萬元給別人,給你帶來的「痛苦」,遠大過於說要送給你時,你感受到的「快樂」。

所以經濟學家們做出了幾個希望能幫助你達成目標的APP,立志要幫你把眼前短小(但有害)的美好享樂,不但變得「不那麼美好」,甚至變得很「痛苦」

背後的精神,與Alice一開始就給Jane 1萬元一樣:目標一開始進行,就建立你對失去某件物品或錢財的擔憂,如果你沒有達成目標,這個東西不會完整歸還你。

3個會「懲罰」你的APP,協助你提升目標達成率

1.StickK:這個APP的特色是,訂好目標後,一開始就要決定「要是目標沒達成,你要罰多少錢」,同時並給出信用卡卡號、與StickK簽訂合約。並且,你也要找一個人來當「裁判」,向StickK確認你有執行。

而且,StickK可是來真的!一旦簽約了、賭注金訂了、信用卡卡號也給了,除非有醫生證明,不然是無法隨意取消合約的──沒達成,就是要被扣錢的!

或許你好奇的會問,如果沒有達成目標,那付出的賭金跑去哪裡了?

StickK給了三個選項。第一是給「自己指定的親朋好友」,第二是捐給「慈善團體」,第三則是捐給「反慈善團體」。

何謂「反慈善團體」呢?也就是「對你來說,你最不想捐贈的團體」。舉例來說: 你可能不支持川普,那「川普陣營」就是你的「反慈善團體」。而且,跟你猜的一樣,人們只要一想到,要是目標沒達成,血汗錢就會被捐到自己討厭的「反慈善團體」……那達成目標的機率是最大的!

根據StickK的官方統計,在他們平台上設定的目標,有80%真的達成了。

2.Beeminder:與StickK的精神一樣──有賭注金額、先給信用卡卡號,但不是用「人」來當裁判──所以他們與各式各樣可以追蹤進展的APP合作(例如Runkeeper),或是GPS訂位(確認你在健身房中),來確認你有確實執行你的目標。

3.Pact:這個APP比較特別的地方是,他是一個「獎勵與懲罰並行」的APP──你沒有達成目標時,會被扣賭注金;而你達成目標時,可以得到一點金錢上的小獎勵。累積到美金10元時就可提領出來。

大家會發現,以上這些APP都是「來真的」:「有合約」、「一開始就決定賭注金額」、「給信用卡號」、「不能任意毀約或解除合約」、「沒達成目標時,沒有任何理由,就是會被扣錢的」

換言之,比起「請大家吃大餐」這樣似乎可以「賴皮」的賭注,這些APP不給你偷懶的藉口──在給出信用卡卡號、簽約的那一刻,就形同你一部分的財富被剝奪了、掌握在別人手上了,唯有努力達成目標,才能拿回來

其實,不見得一定得透過APP,或許跟Alice一樣,掌握下述的的元素,有一個像Jane這樣能監督你的朋友,就可完成:

  • 明確的、可量化的、可被追蹤的目標:可以是On-going的目標,以頻率計算(例如:每周運動幾次、為期幾周);也可以是一次達到(One shot)的目標,也就是訂定一個期限,那天來驗收成果。
  • 設定賭注金:要是「失去會痛心」的金額或物品。重點是「要一開始就給出去」。
  • 裁判:一個真心希望你好,願意花時間監督、督促你的人。
  • 收取賭注金的人:決定要是你沒有達成目標,誰會拿到賭注金。「這個人拿到錢我會痛心」或許是可以可以拿來衡量的指標──例如賭注金1萬元給了爸媽,似乎還有點孝順;給了朋友……似乎有點說不過去。
  • 合約:以上的細節,可以口頭或白紙黑字寫下成為合約。

不論是2016年1月1日,或是農曆春節除夕夜,我們都訂下了好多新年新希望。眼看2016年就要結束,猴年要跟雞年接棒,今年剩下的時間不長不短,剛好可以用來實現一些對自己的諾言。

contract-2

圖片來源:Visualhunt

本文作者:

立馬度 是由兩位作者共筆

MP ,《經理人月刊》百大經理人獲獎者,台灣前十大國際品牌物聯網公司協理。

Kathy Chang,《Girls in Tech Taiwan》”40 Under 40 Women in Tech” 獲獎者,任職於東南亞電商的新加坡總部。

想做的事情太多了,不如就開始立馬度!當硬體為主流的台灣物聯網電子業,碰上軟體與Internet為主的新加坡新創網路電商,加上兩位作者身邊圍繞接觸的各國創業菁英,職場與生活的反覆討論思辨,可以激盪出很多想法與行動,也是立馬度寫作的初衷。

粉絲專頁:立馬度Limado,實踐目標的加速器

若有轉貼需求,請來信(service@pmtone.com)討論。 轉貼時禁止修改內容及標題、須保持所有連結、禁止商業使用,並且必須註明原文標題、連結、及作者訊息。

覺得這篇文章好嗎? 請分享給您的朋友吧~